棒球求卫冕 垒球争奖牌(组图)

2022年7月7日 作者 admin

在北京体育史上,棒球队、垒球队向来是全国比赛中争金夺牌的重点队伍。昨天上午,新京报记者前往芦城体校,探访正在备战天津全运会的北京棒球队和垒球队。作为全运会五冠王,北京棒球队虽面临诸多困难,但仍力求在天津卫冕;而正处在复苏路上的北京垒球队很现实,把目标瞄向了一枚奖牌。

四年前的辽宁全运会,北京棒球队在1比2落后时上演大逆转4比2战胜天津队夺冠,当时引领逆转的是35岁老将王伟。4年后,王伟39岁,依然是国家队和北京棒球队的主力接手。

北京棒球队史上曾拿到5届全运会冠军,但此前4次已是遥远的第1届、第4届、第7届和第8届,最近一次则是第12届辽宁全运会,那也是王伟第一次以主力身份夺冠。

“这是我的第6次全运会了,”训练场上,39岁的王伟看上去更像是一名教练,他比梁欢、刘宇等其他主力队员大了一轮多。“老队员有老队员的好,我们经验丰富呀,心理承受能力也好。现在这支队里,除了两个队员退役外,基本上保留了上届全运会的阵容。”

不过王伟也承认年纪大了,体力和精力难免有些跟不上,“传杀能力比以前要差一些,不过其他队能对咱们队偷垒的情况也很少。”王伟说:“我现在就是把自己往死里练,比赛前慢慢再往回恢复,这样真正比赛时能有个好的状态。”

王伟的场上位置是接手,这是一个非常依赖经验的位置,跟他配合较多的是投手刘宇,后者在今年全运会预赛中获得过最佳投手称号。“现在是一个上量期,体能负担比较大,跟投手的配合稍微差点意思。”王伟说大概到赛前一个月时,会把与投手的磨合调整到最好,“踏踏实实训练,把简单的东西做到极致,没准就能达成最好的效果。”

作为队里的老大哥,王伟早已成家,儿子也上小学三年级了,但父子俩见面的时间并不多。王伟说每周六下午才能回家,周一就要赶回队里训练,“好长时间不见儿子,回家净剩疼了,哪儿还严得起来。我们家我是慈父,我妻子是严母。”

已经打了5届全运会,王伟说从没想过离开这支队伍,“说实在的太喜爱棒球这个项目了,队里氛围也很好,自己待着很舒服,外面事情太复杂,简单点挺好。”问及天津全运会后的打算,王伟说如果身体允许,队里也还需要,他依旧会继续下去。

昨天上午9点半,棒球队小伙子们按时出现在训练场,开启一天三练的夏训节奏。从1986年开始,棒球队一直在位于大兴区的芦城体校训练。

作为芦城体校的“招牌”队伍,北京棒球队多年来一直有出色的成绩。据芦城体校校长张红卫介绍,学校1986年成立至今共拿过5枚全运会金牌,其中棒球队就贡献了3枚,另外两枚来自射箭和赛艇。1992年至1998年,北京棒球连续8年拿到全国比赛冠军,是中国棒球界唯一一支“八连冠”队伍。

今年上半年,北京棒球队先后拿到了全国锦标赛和全运会预赛冠军,成绩上较前两年有大幅提升。不过在张红卫看来,这两个冠军含金量不高,北京队全运会卫冕难度依旧。

“今年是全运年,很多队伍都没有尽全力,他们的目标是拿到决赛圈资格就可以。”张红卫说北京棒球队本周期前只拿到过2014年联赛冠军,此外再无斩获,“这次进到决赛圈的6支队伍,其他5支我们近两年都输过。天津队是东道主,占据天时地利人和,上海、四川、广东保持着原有水准,江苏队聘请了4名韩国教练,这几年进步也很快。所以说这次虽然拿了预赛冠军,但形势依旧很严峻。”

与棒球队一样,北京垒球队也面临严峻考验。“队伍很年轻,平均年龄23岁,只有四五名队员参加了上一届全运会。”张红卫称垒球队过去两年在全锦赛都是第3名,今年则是以第4名的预赛成绩跻身全运会决赛圈,“垒球队有悠久的历史,一度拿下全国比赛六连冠,前些年国家队一大半主力都是咱北京队。这些年总体有些下滑,这次我们的目标就是登上领奖台,拿一枚奖牌。”

芦城体校门口有一块电子屏,清楚地提醒着球员离天津全运会开幕只剩51天。张红卫称希望利用接下来50多天的夏训,让队伍状态整体上一个台阶。

与北京棒球队一样,北京垒球队也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球队。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,以北京垒球队为班底的中国队拿到了亚军,那也是中国垒球的巅峰期。近些年来,北京垒球队整体实力下滑,全运会的目标也只能定为争夺一枚奖牌。

随着北京队实力下滑,国内垒球格局也发生变化。上个月的全运会垒球预赛中,北京队以第4名的成绩晋级决赛圈,实力强大的江苏队则以9战全胜拿到冠军。

“江苏队整体实力很强,她们是最大的夺冠热门。辽宁队这几年也一直靠前,上海、四川和我们差不多,主要看临场发挥吧。”33岁的北京队员雷东辉分析称,“当然,也不是说我们就跟江苏、辽宁完全没得打,看细节和心态上能不能更稳定。”

2011年,北京垒球队从木樨园体校搬到了芦城体校开始重建之路。过去两届全锦赛中,北京垒球队都拿到了第3名。“我们现在更团结了,目标也更明确了,技战术更加成熟。”雷东辉称北京队现在每个人实力可能不是最好,但大家在一起像个拳头一样,特别有力量,“以前防守时,一个人散了,整个队的气势很快就沉下去了。现在有一个人带着,大家都会跟上,凝聚在场上的气场也不一样了。”

50天后,雷东辉将迎来自己的第4届全运会,“以前打全运会,什么也不想,也不知道全运会意味着什么,跟着老队员上场打就好。现在感觉到全运会意味着方方面面,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这么多人都在为全运会付出。”雷东辉称现在年纪也大了,不管自己想不想,这种压力都会来到跟前。

现在这支队伍中,只有四五人参加过辽宁全运会,雷东辉也是队里为数不多的老队员。全运会对雷东辉来说已经习惯了,但第一次参赛的投手贾银玲则有些紧张。贾银玲放松的方式是做西点,为此她还专门报了个班学习,她买了一套烘焙工具放在队里,不时做点泡芙、饼干、蛋糕给队友品尝,“她们对我的手艺评价很高。”